这群大学生激动了:去了一趟中国,还想再去
天维专题

往期专题

平民化政治:让我们做社会的主人——专访工党华人候选人朱旭东

作者: Leauna Zheng   日期:2011-10-11 06:09 阅读:  来源:天维网编辑部  
分享到:
邮箱:

朱旭东(Susan  Zhu)在新西兰10多年的经历听起来就像一部励志片,从一名国内的中学教师到在新西兰的从零开始,变成华人社区中非常活跃的一名社会工作者,新西兰高等法院的一名律师,同是还是一名工党的老党员。她的21世纪在这个新的国度展开,从旁观者变成社会的主人,她经历了怎样的过程,在这其中有些什么样的感悟,且听我们为你讲述她的故事,她的观点。

“出国梦”需自己圆

因家人早年已移民新西兰,朱旭东于2000年也移民到新西兰,与她的家人团聚。为了感受节日的狂欢气氛,她特意选择了12月23日抵达新西兰,以期遇上盛大的圣诞派对,没想到,迎接她的却是一座空城,奥克兰人都离开去度假了。她这才发现,原来国外并不是她想象的那样,而接踵而来的各项问题更让她觉得和出国前所预期的生活落差太大。

“我以为飞机一落地,生活就会像梦想中的一样,一切都会迎刃而解,工作和生活都不会有问题。”在国内从一所师范大学的音乐舞蹈专业毕业后,朱旭东在山东一所中学教过一年书,后又在迪拜做过短期的国际贸易工作。可是在新西兰,最初的新鲜感过去后,她发现自己面临着语言等各方面的适应问题。“那时候生活有点灰,我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哪里。”

她本来打算先上学,但是并不清楚自己应读什么专业,再加上渐渐认识了一些华人朋友,发现其中许多都读到了很高的学历,然而毕业后似乎还是面对找工作难的问题,离真正能够融入主流社会还有很大差距。看到大家的境遇,朱旭东觉得上学也许不是唯一能够解决问题的方式,她决定先给自己两年时间去“混”社会,去了解这个新的社会,和自己在其中的位置。

为了锻炼自己,她从家中搬出去,自己一个人生活,希望能够练习英语,并更接近这个社会。她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面包店里刷盘子,时薪只有6.5元,但对于那时的她来说,这已让她觉得自己很幸运。

这份工作做了一两个月后,朱旭东去Unitec读了一个行政管理和计算机方面的证书,在读期间她又找到一份在酒店里做清洁工的工作,这份工作让她拿到了当时的国家最低工资。“那时候我就觉得我的工资一下子涨了不少,”她笑着忆道。随后她又尝试了各种各样的工种,包括在洗衣房里工作、在赌场里发牌、在警方报警台做中文支持等等,同时也在华人基金会中做义工。“有朋友指点我说,你要了解社会,做义工是个很好的渠道。”

来了快两年时,经历了无数次寄简历、填表和石沉大海,朱旭东终于被工收局(Work and  Income)录取,首次进入了新西兰政府部门工作,也成为了工收局该支部唯一的华人员工。她的工作是负责审批前来申请福利者的资格并帮助领救济的人士找工作,在工收局工作的近三年期间,她为500多名新移民找到了工作。

自这份工作以后,她发现自己也越来越融入这个社会。接下来的几年中朱旭东又相继在新西兰陆路交通局和ACC工作,目前她的工作是新西兰社会发展部社区关系经理,本月月底她还将注册为高等法院的一名律师。

“这些工作让我能够更直接的和社区打交道,更了解社会中不同族裔社区的问题。”朱旭东说她后来去修读法律专业的一大原因也是发现许多新移民在创业的过程中数次碰壁,投入了许多金钱和时间,但仍遭遇失败,原因就是不了解这里的法律系统。

除了丰富的工作经历,她的履历表中也满是来到新西兰这些年来的各种义工和社区工作经历,从华人口述历史基金会、警察局亚裔顾问,西区亚裔安全小组到奥克兰市议会民族顾问委员会、奥克兰市COGS社区基金分配委员会,她的业余时间几乎被这些义务的社区事务所填满。  
“我的社会工作中一个很大的方面也是通过我这个窗口,让其他族裔的人了解我们华人的特色,同时帮助提高我们华人的形象、知名度,让他们了解更多华人的文化。”朱旭东称今年她的一个课题就是把中华文化带入当地小学,她通过组织西区和中区华人协会,带领华人艺术团到西区的小学去演出。“孩子们简直入迷得不得了,他们非常喜欢中国的音乐和文化。”她说从下一代做起,让更多人能够了解中华文化,了解中国人,“从而开始喜欢我们华人,这就在将来会消除更多误解或种族歧视的情况。”

尽管忙碌,但朱旭东感到很满足,而她的家庭也是她强大的后盾。五年多以前通过网络,她结识了现在已成为她丈夫的Anthony,两个人在一起这些年来从来没有红过脸,但朱旭东说她的小家庭如此和睦却没有什么秘诀:“我们什么事都商量,没什么过不去的事,也没遇见什么原则性很强的事。”她说丈夫一直非常支持她的工作和学习,谈起他,她的语气中也满含钦佩和温情:“他是奥大的高材生,做计算机工程方面的工作,是个很好的人,对我一直都很支持,我觉得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朱旭东认为,自己在新西兰的10年间经历了从圈外人到渐渐融入社会的历程。“从我的个人经历来讲,我真正开始感到自信大概是在来了三、四年以后,那时已对这个社会有更多的了解,语言能力也提高了,也了解了更多不同族裔人士的生活,那时才觉得自己在这个社会中比较自如了。”回想过去的种种经历,她非常欣慰:“我觉得我达到了当初为自己设立的目标:做这个社会的主人,不再是个旁观者。”

“新三民主义”是从政动力

为了不做社会的旁观者,朱旭东还参加了工党,她已是具有10年党龄的老党员了。说起和工党结缘的始末,她表示在做义工服务时就开始慢慢地和工党接触了,在工作中帮助了工党,也比较了解工党的政策,因此加入了工党,并成为了New  Lynn地区的主席。

“2008年中新签自由贸易协定的时候我也在北京,跟当时的总理Helen Clark、Phil Goff,Chris  Carter等人一起去的,我也觉得非常自豪。”

她认为工党非常重视华社,从中新关系到对族裔政策方面工党都愿意了解华裔族群,也希望服务于这个族群。“工党的政策也影响了我在新西兰的道路和方向。”朱旭东说,她初来新西兰时20几岁,在中国时她对政治没有任何了解,来了以后因接触了工党,才了解到一个好的社会是让每个人能够更和平、平等地相处。

在工收局的工作中,她发现,新西兰作为一个美丽、富裕、先进的发达国家,仍有很多的贫穷人口,有很多人生活在贫困线上,有很多的社会问题。“这些社会问题不是单独一个制度就可以解决的,国家就像个机器,哪个部门发生了问题,都会很难让这个机器正常工作。”

“我从政的中心思想是为了服务民众,以百姓为重点。”基于这一点,她提出了自己的“新三民主义”:倾听民声、传达民意、服务民众。

她说,如果自己能够进入国会,成为一名国会议员,她会提出两方面的政策提议:经济发展和社会的平衡发展。“具体就是首先继续保持和中国、亚洲的经贸发展,加强经贸关系。”新西兰是第一个认可了中国在亚太地区的位置,从而也成为第一个和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议的西方国家。“从澳洲和新西兰来讲,能够脱离经济萧条,慢慢走向恢复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和中国之间的贸易发展。”关于社会的稳定发展,朱旭东称政策需要更倾向于平民化、人性化,并兼顾各族裔的平衡发展。“所谓的平衡,就是要公平。工党的政策是以孩子为中心,因为孩子是国家的未来,要让每一个孩子都有平等的受教育的机会,将来我们的社会才会有发展。”

对于常引起争议的福利制度,朱旭东通过在工收局的几年工作对这一制度有更深了解,她认为大家应对此有更多认识。“救济并不是很容易拿到的,工收局的人员要帮他们找工作,还要监督他们找工作,我所见到的几乎所有得到工作机会的人都是欢天喜地去工作了。”她说,福利制度就是一个社会保障网(Safety  Net),在人们需要的时候,可以为人们提供帮助。“刚来的时候大家都比较低迷,去找自己的位置需要一个过程,很多人当时会需要社会的帮忙,这是很正常的,很多华人也受过这方面的帮助,得到了一个缓冲的阶段,让他们能够寻找生活下一阶段的机会。”

“我们大多数华人都是努力勤奋工作的,但是每个人都不能保证说自己绝对没有需社会的帮助的一天。”对于福利政策被一些人诟病为鼓励懒惰,她认为应该抨击的是滥用救济的人,“每个制度都有可能会被利用的漏洞,但从人口比例来讲,滥用福利的是极少数的人,因为从政策来讲,每一个待业的人都是有义务去找工作的。政策并没有鼓励懒人来拿救济生活,这样的看法是一些人对政策的不了解。”

朱旭东说对于网友们常对工党抨击执政党的政策表示不满的现象,她觉得大家应该了解,这其实也是非执政党的工作之一。“政党和政党有非常不同的政见,我觉得这也是民主社会的一个精髓:一个政党不会永远执政,它会有挑战、有不同的声音,有监督。现在工党是在野党,在野党的工作就是监督执政党的工作。”她说人们因此会听到很多来自在野党的反对、监督的声音。“我看到天维网上也有很多网友对我们这种批评意见表示不喜欢,说:你们有完没完,老是盯着人家不放。”她笑着说:“但这就是我们的工作,就是要监督执政党。”

有些华人民众意见认为,一些政党推出华人候选人,只是为了争取华人的选票而已。朱旭东对此表示:“我觉得也对也不对,还是要看各个政党的政策。从工党来讲,是一个长期积累的过程,我01年就加入了工党,我是脚踏实地、实实在在地为华社做了很多的工作,并不是有人哪一天突然告诉我:你从现在开始进入政治了。”

“不管做什么工作,真诚是非常重要的。”朱旭东说这是自己做事的原则之一。她说,对从政的人士也要有一颗公正的心来看待他们。“不是所有从政的人都是政客,都是为了政党或个人的利益所服务的。”

在加入工党的这些年内,通过她做的工作,也有许多人认识了她,对她有良好的印象,希望知道怎么样能够让她进入国会。“选工党就能帮我,”她说。

平民化政治离不开你我参与

朱旭东说,自己刚来的时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新移民,初来乍到时很迷茫,不了解这个社会,也不觉得国家的政治跟个人会有什么关系。2001年开始与工党接触后,她发现新西兰的政治是个非常平民化的政治,不是空中楼阁,是实实在在地跟普通老百姓的生活结合在一起的政治制度。

“平民化的意思就是,只要你关注政治,每个人都有机会去参与政治。”

她举例说留学生毕业后的开放工签就是一个实证。工党政府从1999年开放了留学和移民政策后,大批的留学生便来到新西兰,结果发现几年后毕业了却找不到工作,主要是因为雇主说没有工作许可,所以无法给他们工作。而对留学生们来说,没有工作怎么能有工作许可呢?这就像是个鸡生蛋,蛋生鸡的矛盾。2004年之前,很多留学生都因为这个问题无法留下而回国了。“当时有中国留学生来找到我和我们工党华人党部说这个问题,我们就把这件事向移民部长和政府反映上去,很快工党政府的政策就有了改变:只要是Diploma或本科毕业以后,就拥有一个六个月的open工签。后来这个工签的时间又从六个月增加到了12个月。”  
“从0到6个月,从6个月到12个月,我相信有上千、上万名的留学生从这项政策中受益。而这个政策的改变就是由于留学生们的反映,让我们工党华人党部看到了这个问题,并把它传达给了工党的决策层,从政策上进行改变,从而使这么多人受益,这也是让我很自豪的地方。”

另一个例子是今年2月的基督城发生大地震后,许多国家派了赈灾队来,中国也当即表示要派救援队,但新西兰方面开始几天并没有回应,引起了海内外华人的很大怨声。朱旭东在得知这一情况后,当天晚上把这件事传达给了工党领袖Phil  Goff。“第二天早上8点多,Goff跟政府反映了这些意见,马上政府就批准了中国救援队前来。在新西兰政府作出批准20多分钟后,中国驻新西兰的大使就打电话来跟我说:谢谢你。”朱旭东表示,她能帮上忙,让中国救援队赶到基督城帮助华人同胞,令她感到欣慰又自豪。

“大家都应参政议政,大家都可以影响和改变政策。”她说,在新西兰,每个人的思想、看法,都有可能是我们将来的政策,都可以促成改变,因此华人应该积极参与这个社会的政治事务。

“目前工党有三位华人候选人,其中一个是国会议员,而国家党最近也有一名华人杨建加入,还有优先党的Jerry  Ho。我也希望有更多的华人能够从政,这是好事,能够帮助华社把声音传达出去。”她说华人们应改变对政治的偏见,大家都来参与到其中,因为“新西兰政治是非常民主的政治、非常平民化的政治。”

“我希望更多人关注政治,政治不是光属于政治人物的,是属于我们每一个人的,政治不仅是国家大事,其实也是生活中零零碎碎的小事;不仅是出国考察、国事访问,每一天服务民众也是政治人物的工作。”  
她说,华人来到新西兰都是为了这里平和和美丽的自然环境,而和谐社会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元素。“我们作为新西兰社会中的一员,国家能够更强大地发展,人民能够安居乐业,这是我们每个人都最想看到的。”她说华人参政议政,能够有助于树立华人的形象,与主流社会进行沟通并更加地了解和影响到这个国家的政策和系统,让不同族裔的人们更了解华社,而华人也能了解其他的族裔,对于整个社会的和谐发展将更有帮助。“如果我能从这些方面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我就非常欣慰了。”她说。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闻评论须知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共( 条)

新闻视频
手机天维
"天维伙伴"频道,构筑新西兰华人的精神角落
诚邀各界名人、行业翘楚、精英达人开设专栏,为本地华人提供丰富、多样、优质、新鲜、有趣的原创精品内容,打造新西兰华人社区最大的信息及活动分享平台。
新西兰警方亚裔联络官Jessica专栏
想了解新西兰本地安全常识?想求助新西兰警方却因语言障碍而不知所措?请访问新西兰警方亚裔联络官Jessica专栏,通过此专栏,我希望与您合作,保持您、您的环境和您的财产安全。
纽惠康 - 源于新西兰的健康体验
纽惠康是天维网旗下唯一的购物网站,我们的宗旨是利用我们的品牌优势,以最优惠的价格为您提供新西兰最优质的健康产品。请访问http://wellcome.co.n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