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大学生激动了:去了一趟中国,还想再去
天维专题

往期专题

鹏城青年伴优先党重新起飞——访新西兰优先党华裔候选人何效鹏

作者: Leauna Zheng   日期:2011-08-30 16:04 阅读:  来源:天维网编辑部  
分享到:
邮箱:

 

  
天维网8月29日报道 现在距2011年大选的选举日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目前已进入紧锣密鼓的阶段,今年参加大选的各个政党中也出现了一些新的身影。其中,优先党华人候选人何效鹏(Jerry Ho)是第一位由留学生出身加入新西兰政界的华人,天维网日前对这位华人青年进行了专访,并在此将他的故事与读者们分享。

  1999年,18岁的何效鹏放弃了暨南大学的音乐特长生保送资格,从鹏城深圳来到新西兰留学。“效鹏”二字寄托着家人对他的期望:像大鹏那样展翅翱翔。由于父亲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何效鹏从不满五岁开始就专业学习钢琴,在深圳艺术学校完成了小学学业,就学期间他师从著名的钢琴教授但昭义,也因此成为了高李云迪两届的师兄。小学毕业后,家人经过考虑,凭借他在音乐方面的特长,让他转学至深圳重点中学实验学校,接受和普通孩子们一样的学习环境。高考之前,恰逢新西兰开放留学大门,尽管何效鹏在国内凭借短跑和跳高这两门体育特长得到了国家二级运动员的评级,且已因钢琴特长被暨南大学录取,但父亲希望他能够出国发展,于是,这只雏鹰便跨洋过海,飞到了新西兰。

  不过,留学后的何效鹏并没有浪费他的钢琴特长,而在留学期间兼职做起了钢琴教师。他说当老师的工作源于上语言班的时候认识的一些华人阿姨,在聊天中得知他专业学钢琴,就邀他来家里弹琴,听罢他的演奏,这些阿姨们纷纷邀请他教自己的孩子学钢琴,由此打开了他的钢琴教师之路。上学-放学-教钢琴,那时的何效鹏每周都奔波于学校和上课的孩子家之间,他最骄傲的成就是他教过的一个孩子,从12岁开始零基础跟着他学钢琴,学了四年后,考到了英国皇家学院8级认证。

  在MIT学习IT并在AUT修读了信息系统研究生专业后,何效鹏目前正在学习奥克兰大学的MBA课程。谈起今年3月份加入优先党的始末,他表示当时纯粹是机缘巧合。何效鹏经营一家IT方面的公司,新西兰优先党在网站设计方面需要技术支持并找到了他的公司,在合作期间,他了解了优先党的党章和政策。“在做技术支持的时候,我需要了解他们的党章,才好帮他们设计网站,在这期间双方开了很多会议,我们彼此越来越熟悉,我也更了解该党的政策。”何效鹏说,优先党内部目前非常多元化,有印度人、萨摩亚人等许多民族的党员,同时,他们也需要一个华人。在与何效鹏接触并熟识后,优先党的代表认为他具有优先党所需的党员潜质。“一开始对方主动提到这一点时,我感到很突然,因为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涉入政治这方面。”何效鹏说,经过考虑,他觉得自己应该去抓住这一机会。“我对政治有兴趣,加上现在政坛里华人的人数太少,与我们华人在这个国家的人数不成正比,无法把我们的声音真正地传达出来。这让我意识到这个机会也是一种责任感,因为我一直希望能够为自己民族的人在新西兰做些事情。”

  他认为自己被优先党邀请入党的原因最主要的是对他个性的认识,“如果认定要做一件事,我一定会千方百计把它做好,而且我的性格很果断。”他说自己的钢琴专长也对自己的性格有帮助。“因为以前经常登台表演的关系,我不会害怕在众人面前做演讲,对别人提出的刁钻问题我也不怕,有什么就答什么,不会躲避。”另一方面,他认为优先党需要找的是一个能够代表华人新移民的人。“我在中国住了18年,来新西兰12年,既了解中国,也熟悉新西兰。”

  但入党后他面临的阻力也来自华裔友人,“我跟别人说起自己的政治动态、希望得到支持的时候,无一例外得到的反应都是:‘他们以前是反亚裔的,为什么你要去参加?’”

  对此,他说自己是在对优先党仔细观察并确定对方并非在反亚裔后才决定加入的。“Winston Peters以前曾说过反亚裔移民的话,但通过长时间的接触和沟通,他现在给我一种深深的感觉就是,他意识到,多元文化在新西兰的发展是不可避免的事实,他也希望借此把真正的新西兰优先党的政策提出来。如果他是一个歧视亚裔或反对移民的人的话,我是绝对不会参加这个党的,因为我本身就是个亚洲移民。”

  “Peters曾表示过:反亚裔不是优先党的想法和方针,我们非常欢迎所有对国家和社会有贡献的移民。”何效鹏说,优先党的移民政策为:Sensible Immigration(合理移民),即哪里有缺口、需要什么样的移民,而不是打开大门,让所有人都进来,否则对政府和人民都会是种负担,他说,这就是优先党一贯的移民政策。

  他表示自己也曾怀疑优先党是为了拉选票才改变“反亚裔”的策略,但通过观察和思考,他发现,优先党的党章自1993年建立以来就没有改变过:把新西兰放在第一位,把新西兰人放在第一位。

  “Winston Peters当时说出那样的言论(反亚裔移民)时,是在他发现很多移民对新西兰的贡献非常小,这些移民成为新西兰居民后变成了这个国家的负担,比如领取福利,而非为社会做出贡献,很多亚裔移民在打黑工和做一些违法的事情。他是基于这一点提出了那样的言论,这确实是种以偏概全的言论,是不对的,因为不应该针对任何一个民族说这种话,每个民族都有优秀和不优秀的人,有好人和犯罪的人。”他说,在前一段时间的印度独立日当天,Peters在印裔社区发言时称:“我们尊重所有的文化,我们欢迎移民,欢迎为新西兰社会带来专业技能的合理移民。”何效鹏说,大家将会看到优先党在这方面的改变,而他也会在这方面做出很大努力。

  “合理移民不是说不欢迎投资移民、创业移民、技术移民以外的移民,而是在政府现在没有能力去支付那么多开支时,我们需要仔细挑选流入的移民。如澳洲现在就是在做这样的改变,新加坡一直都是,连中国的居留权也需要有特殊技能或一定的资金才能得到。这也是Peters的想法,他认为我们的党章和推行的政策跟大多数亚洲国家都很一致。”

  何效鹏称因此他了解优先党看问题都是以新西兰为出发点,“优先党不向着有钱人,也不向着工薪阶层,而是把这里的一切都看成一个整体、一个方向。”他说曾有人问Peters:你们党是有一个中国候选人吗?Peters回答:“我们是有个新西兰人候选人,但他流的是中国人的血。”

  “我明白现在说这些大家可能会以为优先党只是为了拉票,但当优先党真正能够回到国会后,通过我们为华裔、为整个社会做出事情后才能真正体现出来。”何效鹏说。

  他介绍,优先党目前非常重视人才流失的问题。 “平均每周300人离开新西兰,前几个礼拜甚至达到每周3000人,这里面有很多有才的人,如果能够把他们留在新西兰,会是一件好事。”他说优先党有个Dollar-for-dollar的学生津贴政策:只要在新西兰学习的本地居民,毕业后在新西兰工作,那么政府就将把这些人的学生贷款减半,即只需还贷款的一半即可。但一旦在此期间这些居民离开新西兰去别国工作,那么就需要全额偿清贷款。“这是鼓励大家留在新西兰工作的方式。”

  何效鹏认为国家党现在对待青年就业的政策较好,但有一个问题没解决,即如何让培训和工作接轨。“现在许多人在接受了培训后仍然无法找到工作,我们的政策是:我们对接收新培训人员的企业支付一定的培训员工薪水,就是从本来要给这些失业青年的福利金中拨款给企业,让企业和政府共同支付薪水给进来培训的人员。”

  他说比如一个电工获得了当学徒的机会,通常电工的学徒时间是两年,在此期间,他的工资的一部分将由政府来出。“因为如果他不工作的话,政府也得向他发放失业救济。比如他如果失业,失业救济金应为180元/周,而他的学徒工资为340元/周,那么政府可能会每周给他的老板100元,而他的老板只需出资240元即可。这样既可以为雇主节省资金,又为这些青年提供了一个机会,也为社会培养了人才,让这些18-24岁的人有一门手艺。”

除此之外,他个人也有两项主要的政治主张,一是吸引移民,二是监管社会支出。“其实有很多很优秀的人才可以被新西兰吸纳,比如我认识的一些同学,他们是非常杰出的人才, 却因为找不到相关工作,没有办法移民新西兰,还有一些中国国内的人才,非常优秀,却很难移民。”

  他说自己的想法是,吸引专才移民新西兰并对其给予税收上的优惠。“比如说现在护士是新西兰的短缺行业,那么以护士工作移民到新西兰的人,如果本来是要交33%的税,税收优惠就让这名护士的个人所得税自动降到下一级别,仅用交30%的税即可,条件是移民后要在新西兰工作2至5年。我们需要一些政策把真正的专才留下来。”

  在吸引外资移民方面,何效鹏说自己比较推崇创业移民,“比如在这里开家餐馆,人们就开始在此消费,从而拉动内需增长。对于这类移民,也对他们施以税收优惠的政策。”

  他对政府的各项社会支出也有自己的意见:“现在的漏洞太大,动辄数亿元的支出,浪费很大。如果我们能够进入国会的话,我会提出这样一个政策:建立一个社会监管机构,包括对福利、修路建桥、工作效率等方面的监管。比如在我家门口一条小路,竟然修了两周,在中国两天就修好了,如果这些活能够一周内做好,就能够节省很多费用,人工、油费、管理费等等。这都是国家的支出,有些议员到国外去访问,竟然坐加长林肯,这非常浪费我们纳税人的钱。这是没必要的,这些钱如果省下来,能够养活很多穷人家庭。”

  优先党的支持率曾达到17%左右,2008年大选时因为支持率不及5%,使优先党未能保留国会席位。“只要我们有5%的支持率,我们就能进入国会,只要我们能够进国会,对两个大党都会是一种制衡,能够牵制双方。” 何效鹏说优先党的角色“就像是裁判一样。” 他说自己不喜欢政坛中的“陋习”,“各个党派的人士互相抨击对方,这是在干嘛,会浪费很多时间,重点是大家一起把这个国家和社会建设得更好。”

  尽管当初入党时并没有考虑自己所加入党的大小问题,但何效鹏表示他希望自己能尽力把优先党变成一个大党。“优先党现在在趋向年轻化,党员有很多18-30多岁的人,我想大概要5-10年的时间才能让我们变成一个大党。”

  如果进入国会,何效鹏将成为新西兰有史以来第四名华人国会议员,这也是他的目标,正如他的微博用户名一样:何效鹏_向议员出发。但被问及自己的个人最高目标时,他毫不犹豫地说:“拥有幸福的家庭,让儿女们开心生活。”


版权声明
1. 未经《新西兰天维网》书面许可,对于《新西兰天维网》拥有版权、编译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转载、摘编或在非《新西兰天维网》所属的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2. 在《新西兰天维网》上转载的新闻,版权归新闻原信源所有,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

新闻评论须知
验证码:

查看所有评论  共( 条)

新闻视频
手机天维
"天维伙伴"频道,构筑新西兰华人的精神角落
诚邀各界名人、行业翘楚、精英达人开设专栏,为本地华人提供丰富、多样、优质、新鲜、有趣的原创精品内容,打造新西兰华人社区最大的信息及活动分享平台。
新西兰警方亚裔联络官Jessica专栏
想了解新西兰本地安全常识?想求助新西兰警方却因语言障碍而不知所措?请访问新西兰警方亚裔联络官Jessica专栏,通过此专栏,我希望与您合作,保持您、您的环境和您的财产安全。
纽惠康 - 源于新西兰的健康体验
纽惠康是天维网旗下唯一的购物网站,我们的宗旨是利用我们的品牌优势,以最优惠的价格为您提供新西兰最优质的健康产品。请访问http://wellcome.co.nz